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月亮船——怀念我的老师徐啸驰(四)  

2010-11-10 15:37:33|  分类: 人间第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与徐老师交往中,只跟他闹过一次小别扭,唯一的一次。

    徐老师爱喝啤酒,这是古城文化圈的人士基本上都知道的,但是他爱喝到什么程度,却只有经常跟他来往的少数人才能亲眼体验,如我。2001年的夏天,我清晨去的他家,到晚上才走,基本上在他的画室耗了整整一天,而这一天里,他除了写字、跟我和他的另一位学生矿田(他是徐老师正牌的入室弟子,现已经在徐老师门下成长为著名画家)聊天,其余的消闲方式就是喝啤酒。他那面硕大的书画大案上整整齐齐排放着不同规格的毛笔、国画颜料、镇尺,案下的橱斗有不同规格和质地的宣纸,而在案头的角落则矗立着一高一低两个玻璃器皿,高的是啤酒瓶,里面装有半瓶或小半瓶的啤酒,低的是啤酒杯,里面也装有半杯或小半杯的啤酒。他渴了不喝水,以啤酒为茶,饿了也不吃饭,以啤酒为餐。徐老师已然将喝啤酒当成了他日常生活中难以放弃的主题项目,除了写字画画就剩下喝啤酒了,同时累了乏了间或抽烟以作缓解。那一天他断断续续地喝了四瓶多啤酒。他家的南阳台地面上摆满了空啤酒瓶,每隔几天专门有做回收生意的人上门收瓶子,这一地的啤酒瓶是不消一星期就能摆满的。看着他这么喝啤酒,我着急,因为他这样喝下去会喝垮身体的,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我怎么劝他也不行,跟赵老师一起做了很香的鸡蛋饼,徐老师也是象征性地用板牙切下一小口尝尝,再也不吃第二口,接着呷啤酒杯。

    为了杜绝徐老师喝啤酒的习惯,我把整瓶的啤酒和所有的香烟全都藏在自认为徐老师找不到的地方。当徐老师最后一瓶开着的啤酒瓶干掉后,就去拿新的,但是却没有找到,起初徐老师以为是玩笑,笑问我把啤酒藏到哪了,我不吭声,他又问老伴,赵老师也不知道我究竟藏到哪,只用笑眯眯的神情回敬他,赵老师也不希望徐老师拿喝啤酒当成吃喝事业。直到徐老师把认为能翻到的地方都翻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啤酒,只在一沓宣纸下翻出了半盒烟。这回徐老师再也不认为是玩笑了,脸上的阴云密布在每一条皱纹上,火气填满了眼角上的沟壑,气冲冲地出了门。我有点傻了,没见过徐老师对人这么凶。赵老师示意我赶紧走,她也带上门送我出门,恐怕徐老师的火气继续延续。我们下了楼,正碰见回返的徐老师,手里拎着两瓶啤酒,原来他去楼下的煤棚储藏室拿啤酒去了。擦肩而过时,徐老师瞪了我一眼,没给我好气。我也来了拗劲儿,不拿正眼看他。

    因为藏啤酒的事,我将近一两周别着劲不去见徐老师。只悄悄打电话询问赵老师,赵老师说徐老师不再顽固地只喝啤酒不吃饭了,就在赵老师跟我说话之际,可能徐老师听出了是赵老师在跟我说话,赶紧对着话机喊了一句:“让宗红来一块包饺子!”我脆生生地应了一声,飞快地在第一时间赶到了他家。那天晚上宏朴也在家,一起包韭菜猪肉馅的饺子,徐老师还烫了面粉,蒸了两锅烫面包子。那天晚饭,徐老师吃了很多包子饺子,还是就着啤酒吃的,但是比平常的酒量少了许多。我给他翘了大拇指,说老师有进步,会吃饭了。徐老师在我头上弹了个犇儿,笑骂:“真是个歪妞儿!”吃完晚饭后,徐老师拿了一个干净的食品袋装了五个包子,让歪妞儿带回家给她母亲尝尝。

    徐老师喜欢叫我“妞儿”,不仅对我,别的女孩子甚至当了妈妈的,只要年龄上小他一辈的,徐老师都喜欢称“妞儿”,只不过会根据环境、情境等特定条件下在“妞儿”的前面加个定语,如“乖妞儿”、“歪妞儿”、“犟妞儿”、“虎妞儿”、“傻妞儿”等等,定得贴切,又亲切,于我,徐老师总是游离在“乖妞儿”和“歪妞儿”之间,而且在称呼之前还要弯下食指在脑门上弹犇儿,不过用力是很轻的,一点儿也不疼。(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