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月亮船——怀念我的老师徐啸驰(二)  

2010-11-10 15:34:40|  分类: 人间第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徐啸驰的正牌弟子,他是书画家,我既不写字,也不画画,尽管他在写字作画之余还捎带脚儿写过许多成系列的市井文集,但我的写作文风也没有嫡从于他的幽默风趣之格,而他却毫无折扣地是我的老师。是他,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学会了怎样走好人生路,这要比学会一项技能重要得多。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也就是我刚刚认识徐老师一家的时候,我正处在人生道路上的最低谷阶段。父亲亡故,我面临下岗失业,生活来源仅仅依靠母亲微薄的退休金,于是我将生计的目光投向了文字经营的领域,说白了就是依托某个媒体,再联系好一些好大喜功人士,给他们以报告文学的文体写吹捧搞,一经发表就可以赚取一部分稿费提成,这是一个朝不保夕的行业,但那时候我除了还能码点文字以外什么都不会,社会关系更是一抹黑,凭我单薄的臂膀极难找到对口的业务单位。我把这个难处跟徐老师说了,徐老师当即打电话,依靠他的声望为我找客户,现在想来,老人家干的都是卖面子的事,日后接纳我采访的单位和企业家也是看在徐老师从不向他张口求人的份上才关照的我,同时,在我临去他为我介绍的单位之前,还亲笔挥毫写上一幅至少四尺的字让我捎带过去,让我代为感谢。

    徐老师写的字有风骨,且极具观赏性。据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家中都收藏着他的字,可见他的字已属于上流之作,但是他的上流之作流传最广泛的还是我们这样的寻常百姓家,因为他更加关注像我这样甚至比我还落魄的无名之人。有一年冬天我去他家,曾亲眼见过有位从百里之外的乡村前来求字人,诚惶诚恐地在他的画室里正襟危坐,徐老师不仅仅有求必应地按照来人的需求写了字,还亲自下厨房给他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为劳乏的求字人裹了腹,更暖了心,而他一句很不起眼的话则铭记于我日后的为人之道上,他说,不管是谁来求你办事,都是认为你对他有用,看得起你,你要是不尽力去办,不但辜负了对方的心意,更是辜负了自己的能力,最终会遭人看不起,更对自己不起。

    从那时起,无论哪位朋友给了我帮助他的机会,我也是有求必应,尽力做好每一个细节。

    由于那段时间受益于徐老师的帮助,我时常将“徐啸驰”这三个字挂在跟母亲交谈的话题里,母亲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终于有一天,她提出了想见见这位曾经素不相识却给她女儿给予莫大帮助的人,而那时候母亲已经重病缠身,我把这事跟徐老师说了,徐老师二话没说,问清了我家的地址,骑着自行车去我家看望了我的母亲,还捎带了一袋红彤彤的苹果。他跟我母亲一口一声“老姐姐”地称呼,并很动情地说着我写作水平在如何进步,并很踏实且委婉地向母亲传递一个信号,即请母亲放心她的身后之事,他一定会将我如女儿一般对待,继续扶持我。这场托孤式的会见长达将近两个小时,也是我母亲唯一的一次与女儿的恩人见面的机会。不久母亲去世,徐老师得信后连夜赶写了三幅整张宣纸的挽词,前往灵堂以兄弟的身份吊唁,并将亲笔写的挽词祭奠入炉,在场之人无不动容,深感面临蹋天灾难的我,也觉得有了主心骨。从那以后,我往徐老师家的走动更加密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