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月亮船——怀念我的老师徐啸驰(一)  

2010-11-10 15:33:37|  分类: 人间第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船上有棵桂花树,白兔在游玩……”当着支悠扬的童谣再次在我的心头荡起时,我方才意识到,这已经是为老师送行的挽歌了,徐老师属兔,他的心田就像玉兔一样圣洁清澈,这回,他要去浩瀚的天国继续他的艺术事业了,将他的白玉心田一并播种在弯弯的月亮船上,为苍穹点亮一盏闪亮的艺术之灯。    ——题记

 

                           

     2010年8月29日上午,我接到一个来电显示号码很生僻的电话,对方自我介绍是徐啸驰的外甥女,说找了我一天了才打通我电话,在完全确认我就是我之后,很急促又很悲伤地向我宣布了一个噩耗:徐啸驰去世了。

    我没敢相信自己的听力,当对方再次重复的时候,我才笃定地证实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同时还接到了8月31日早晨七点半在殡仪馆参加徐老师遗体告别的通知。

    接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上班,收线后我无法用理智控制自己,忘形地痛哭,我实在无法去接受这个噩耗,这实在太突然了!就在前两周,徐老师还给我打过电话,祝贺我在“话说安居”征文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就在上周,他还打电话问我要一篇早在2002年柯源给他写的专题报道,那篇报道登载在《赵文化》上,他急用,问我还有没有那本书。可是,我没有找到。我踌躇着给他回电话时,是他夫人赵老师接的,说徐老师正在画室,那本书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徐老师托了很多人帮他找呢。我心理很难过,为没有帮老师找到书而遗憾,哪知这个遗憾却被延伸到了永远!当时我还想,我一定要用写文章得的奖金给徐老师买一箱最好的啤酒,到方便的时候给他送去尝尝,当他喝着学生用写文章挣的钱给他买的酒,一定还会一如既往地用食指关节敲一下我脑门,俏皮地逗我:“乖妞,祝贺你啊。”但是,我再也听不到老师叫我“乖妞”了,以后乖妞再给老师买敬奉的啤酒也已成为祭酒,只能洒在老师的遗像前,酒入黄土,泪洒心头。

    1998年10月12日下午,在时任散文学会副主席的申凤鸣老师的办公室,我认识了徐老师。但是第一次见面没有深谈,更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瘦小的老人会在日后我的从文之路和人生之路上对我产生过多么大的影响。当时我刚加入市作协,写作的功力也正在爬坡阶段,在有新作品后少不了讨扰圈内有名望的老师点评一二,申老师那比较清净,离我的工作单位又近,所以我经常去,结果又有两三次与徐老师的不期而遇。当时我写作很刻苦,申老师向徐老师介绍我的时候也这么说,因此徐老师对我的印象极佳,于是,我就在被徐老师“极为看好”的状态下去了他家,并被隆重地介绍给他的老伴赵老师和他的两个儿子——宏朴、宏沛兄弟。

    从此,我跟徐老师一家开始了延续至今的交往,确切地说,徐老师一家对我的关爱,不是任何言语能表达出来的。(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