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浓情乡里话亲缘(之一)〔原创〕  

2009-08-14 09:40:00|  分类: 人间第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9日清晨,我带着满心的焦虑,携六龄幼子乘上了最早的一班开往山东泰安的长途客车。此行泰安,不是一般的探亲,更不是旅行,而是去探望孩子的爷爷、我的老公爹。因为他得的是重病。

  我的笔愈发沉重了。

  由于我曾经经历过两次与父母的生离死别,我视我的公婆为我的亲生父母一般。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了父母,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叫一声爸爸妈妈的,只有他们两位老人家了,这是我感到最为幸福的。人就是这么贱,只有到失去的时候方知道珍惜,我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什么是幸福,甚至觉得父母对自己的好就是天经地义,却忽视了儿女对待父母应该是怎样去天经地义的回报。因此,对于父母当年未能弥补的遗憾,只有通过对待另一重父母来平静自己失衡的心态。所以,近几年来,我尽己所能地为公婆恪守孝道,让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快乐有加。由于他们住在泰安老家,只有我们回乡探亲的时候或者他们到邯郸来看我们的时候才能在一起畅享天伦之乐,加之邯郸距离泰安六七百里的路程,还不包括从泰安到老家陈家宣洛的路程,因此,这样的天伦之乐每年也就一两次之多,因此越发显得弥足珍贵。

  若不是知晓公爹的重病消息,也许在这个夏天我们就没有回老家的计划。

  六月一日前后,老公爹来邯郸看过我们一回。他此行的目的,一是给我儿子也就是他最小的孙子过六一节,再有就是要来看看他小儿子的新房子。自打我们去年搬入新居以后,他还没有来过,这次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老公爹很爱喝两盅,尤其是爱跟我们这些小辈儿孙们在一起喝酒,兴起之时,就打开了话匣子,絮叨了不知多少遍的一系列“知足”篇章,大概意思就是:我跟你老妈生养了六个儿子,五个都成人了,成材了,成家了,我很知足啊,举家上下十九口人,儿孙满堂,高兴啊。——公爹所说的六个儿子,包括在四个和我老公(公婆最小的儿子)之间的五哥,因小时候得急病穷得没来得及医治而夭折。公爹每每说到五哥就很是黯然神伤,他说五哥是六兄弟中长得最俊朗的一个,集尽父母靓点之精华所在,然而贫穷却制造了多少人间生死悲情,让他们两老中年丧子,尝尽人间痛怆!乾坤难逆转,时光不倒流,随着二哥娶亲(二哥成家早于大哥)的喜庆鞭炮在陈家宣洛的声声鸣放,公婆一家开始逐渐人丁兴旺,直到今天,二哥的孙子都该上小学了(跟我儿子同岁),全家上下一十九口,我的公婆已然四世同堂,这在陈家宣洛,确实是较为罕见的旺门,于我,也是在与老人家举杯的时刻,要真心送上一串祝福的。

  每当我和老公陪着老父亲酒至半酣,恍惚中,我已然将老人当成了自己的亲老爸。因为,每到这时,老人家就会跟跟我絮叨:我跟你老妈有一拉溜儿子,无缘有女儿的福分,你就当我的亲闺女儿吧。我说老爸啊,我就是您的亲闺女儿啊。说着,我将杯中满满的酒一饮而尽,喜得老人家连声叹息:好啊,好啊。其实我知道,我们妯娌几个都是一心孝敬老人的好闺女、好儿媳,老人对我说的话,基本上都跟其她几位嫂子絮叨过不知多少回了,老人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我们也是出于真心的侍奉,没有半点附和之意。尤其是我已经失去了父母,然而身为女儿家,孝心是需要释放的,感谢老公婆给了我这样的释放机会,让我在孝敬老人的过程中品味着天伦之乐,让我感受着另一般家的温情与真爱。

  爱是相互的。老人家的舔犊深情,也是我历历在目、深深感触的。

  从我的儿子一周岁断奶,开始步入了正常吃饭的轨道,老公公每年春天都要来邯郸看他的这个小孙子,并尽己所能带来很多自家土鸡下的笨鸡蛋,最多的时候能拿来百十个,分别装在两只酒箱里,装箱的方法也很精致:每一只鸡蛋包裹一层薄薄的白粉纸,整齐地排满一行后再加一层厚些的白胶纸,码排得满满一箱后在箱底和箱盖的缝隙上还要用碎纸条塞严实,以确保鸡蛋之间 的严丝合缝,方能保证鸡蛋在颠簸的长途汽车里面不容易摔碎或裂缝。老人这种细致入微的做法,着实折射着他对小孙子悉心的爱。不是吗?家里一共养了七只母鸡,每天下九只蛋(老人养鸡有方,其中的两只鸡每天下两只蛋),两位老人一个鸡蛋都不吃也要攒上十几天才能凑够这满满两箱子,在攒的过程中还要放到洗过的细沙子里保鲜(经验之谈,冰箱存放鸡蛋的效果不如用沙子),每天倒腾一回,我分明看到了两位老人是怎样将一只只如若至宝的笨鸡蛋捧在手心里,精致地裹纸、打包,如同将孙子的健康与这一只只带着深情的鸡蛋一脉打入心尖上的包裹一般地精悉。由此,我明白了“隔辈亲”的释义并不单是老辈儿流传的口头语,而是由一颗颗至爱的心一脉传承而来的肺腑之言!

  儿子一天天长大,儿子的爷爷和奶奶对孙子的关注随之与日俱增。由于我不会做棉活,儿子过冬的棉袄棉裤都是婆婆亲自购买面料和当年的新棉花,再安排巧手的四姨(婆婆的四妹)一针一线缝制成的。若说现在城市里的大商场名优名品的童装不胜枚举,随便买点也能打发孩子过冬,然而商场卖的棉衣再好看也只是好看而已,不耐寒,老家当年收的新棉花纺弹后,拉上棉布里子,盖上棉布面儿,里外三新,缝好后再在强光下晒一场太阳浴,闻起来干爽,穿起来舒适,且全棉的棉衣不存在甲醛乙炔的疑虑,绝对的A类安全产品。因此,每年老公爹在给他的小孙子送两箱笨鸡蛋的同时,肩膀上还会套着一个打着十字结的打包袱,包袱里就是里外三新、全套的棉袄棉裤,外带一件棉坎肩。婆婆在给孙子张罗棉活时还不忘带上一番讲究:在每一处该钉扣的地方或边角处都要留一点缝不上的缺口,即少钉一个扣或少缝几个针脚。在乡里,传说还没有完全学会说流利话的孩子,在做衣服的时候要留一点缺口,俗称“哑口”,意思就是防止孩子说不出话、变成哑巴,尽管有些不搭调的陋俗之嫌,却是老人对孩子的健康给予的一些希望与关怀,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一同接受的,还有一大塑料袋的花生米。你道这花生米从何而来?这可是婆婆“捡”来的。山东盛产花生,每当种花生的人家收获的时候,婆婆一准儿会出现在那片田间地头,手里提着一个装化肥的编织袋,从人家刨剩下的地里寻么,捡漏儿。婆婆的眼睛不是很好,土色的地面和土色的花生在一起很难分辨出子丑寅卯,加上人家田主人收完花生后又刨过一次地,等到婆婆去的时候已经基本上不剩什么,很难再找到几个“战利品”,所以,她只有猫着腰,用手在土里来回刨,有时候,一上午不见得能刨出来十个八个花生,还不算其中的一些壳里没仁的小瘪子。但是婆婆就这样坚持不懈地在地里刨啊,刨啊,居然能在是在什么也刨不出来的时候背着编织袋满载而归。回家后,将花生铺到院子里晾干,再一个个剥落壳子,就成了公爹给我们带来的那一塑料袋花生米。要知道,每一颗花生米上,凝聚的是婆婆多少颗滚烫的汗滴啊。公爹在讲这些事的时候,也会对婆婆的做法带一些匪夷所思的神色,说这点花生米就是花钱也不是买不起,非要去人家地头丢人。从理论上讲我和老公是同公爹的论道,然而可怜天下父母心,婆婆没有额外收入,儿子们给的生活费又总是想攒起来给孙子孙女们买些稀罕物什,所以才忽略了自己的颜面去捡漏儿,让小儿子一家能吃上当年的新花生米。作为儿媳,我只有跟公爹半调侃着替婆婆解释:我老妈正好趁这个机会锻炼身体啊。老公也跟着附和:对呀老爸,一点一点刨来的花生让老妈多有成就感啊,比买来的有意思、吃着更香啊。

  公爹眼花,他没有看见我们眼里泛出的泪花,那是对婆婆心疼的泪花,是对老人家天地恩情的一种不由自主的流露与感激。

  看着公爹大包小包地给我们带来花多少钱都买不着的亲情,听着公爹在酒至半酣时对我们这些承欢膝下的儿孙为自己夸福时,我才能真正体味出“血浓于水”所诠释的究竟是多么深刻的内涵。这些年,我并没有给公婆着实尽了多少孝心,倒是他们为我们费了不少操心。我的所谓孝心,无非就是用钱说话,拿出比其他兄弟稍微多一点的生活费来尽所谓的“孝”。但是细想一下,他们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希望五个儿子和五个儿子的家都能聚敛在他们周围,一家十九口人热热闹闹团聚一次。就是这么一个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却成了老人望眼欲穿的奢望。老人早年支援大西南建设,一列专列将他拉到了贵州一个叫做“水城”的地方,成为千万个支建大军中的一分子,于是,在那个当时荒无人迹的地方一干就到了退休方才返乡,几十年中,他和婆婆八千里路云和月,先后将五个成人了的孩子一个个送进了中高等院校,大哥、四哥分别留在了水城和贵阳,分别当了外科医生和水电技术员,三哥毕业分配到了泰安市文化局,老小也就是我的老公是他们兄弟中文凭最高的,毕业于淮南矿院土木系(本科),分配到邯郸并安家落户,唯有二哥在距离陈家宣洛不远的良父镇工商所当了吃皇粮的“公家人”,也是距离父母最近的孩子,娶了邻村的贤惠姑娘为妻,即我们的二嫂,一心一意在家里操持家务,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对此,二嫂做得无怨无悔。关于二嫂,又是另一段文字要叙述的篇章了,暂且打住,还是要接着说我的老公的家乡,和浓情乡里的无尽亲缘。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