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北戴河之行〔之三〕:独在异乡为异客  

2009-07-24 15:53:08|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有时候走在大街上,尤其是不经常走的街道拐角,看着街道两边的楼房、花卉、树木,不经意间就冒出一个念头:我这是在哪?是在邯郸吗?定了半天神才缓过劲来:原来这是在家门口不远处的街心花园啊。

  来到了距家行程八百多公里之外的秦皇岛,走下晃动了一夜的火车后,脚下尚有找不着底的感觉,幸好车站前面的那座小小的街心花园让我找到了感觉,让我感到了原来北国的夏天无论是邯郸还是秦皇岛都是碧绿的。碧绿的夏天里面都包含着一股凝重的闷热,这似乎与传说中的海洋气候不是太匹配的(只能说“似乎”,因为我没有来过这里,不能妄下断言)。

  顺着街心花园北面的迎宾大道走下去,准备到一家叫做“老妈妈手擀面”的小店里先果果腹再开始一天的旅游计划。这家“老妈妈手擀面”店,是我的同事小韩为我精心推荐的,不仅如此,为了我的这趟出行,他还给我规划了行程以及中途可能的预见事端,因为他曾经在这里的一所大学读了四年的本科,对这里的人文、地貌有一定的了解,并且还将他上学时候的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的电话给了我,说已经跟他联系过,我如果有什么困难找他就行,他就在北戴河风景区的一家宾馆工作。我一般不愿意太麻烦别人,尤其是拐着弯的关系,尽管出于朋友的热情乐于为独处游离的异乡人帮忙,但是各人都有各人的忙,若没有火烧眉毛的大事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老妈妈手擀面”的店面很好找,还没有走到跟前就已经看到红底黄字的门头招牌了,在周围一片片的小饭馆、小超市以及路边低垂笑魇的大树的掩映下显得格外醒目。可惜,我们吃了闭门羹。门口的招牌上所示的营业时间根本没有将早点纳入其中。不过周围的早点摊子倒是不少,随便在一个摊上选了个干净点的座位落座,为了不十分贸然点餐,我先给孩子点了一小碗豆腐脑和一块钱的油条。那豆腐脑的块挺大,卤子看上去很黏稠,色泽也很光鲜,油条也是支着锅现炸的,一片热气腾腾,只从长相上看应当是一份不错的早点,价格也比较合理,一共两块钱,因此当餐齐上桌后老板提出先付账我丝毫没有犹豫,就付了钱。孩子首先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匙豆腐脑,一送到嘴里就裂得满面开花:妈妈,这个难吃。我还将信将疑,接过匙子舀了一点一尝,豆腐是酸的啊!我就把老板叫来说明原因,要求退货。谁知那个老板竟然冲我发起了火,说我是挑刺:就你那碗是酸的?怎么人家别人都能吃你就不能吃啊?我说那是别人,不等于是我,要是吃坏了肚子谁负责啊?老板甩袖离开,去收别人的账,不再理会我,我对面的食客说:“都给了钱了,哪那么容易退啊?他们就是欺生呗。”

  油条也不好吃,净是面疙瘩,不酥也不香,反而有一股火炝味,夹杂着没有洇好的白矾味,是在是难以下咽了。就在我犹豫着是否硬着头皮将这四根不咸不淡的鸡肋式油条处理到肚子里时,我分明发现有个服务员一不小心将盘子里面的一根油条掉在地上,她居然捡起后很干脆地扔进了滚滚油锅,炸油条的人配合相当默契,夹着两只超长的大竹筷将那跟脏油条在沸腾的油花上轻轻一碰就捞将出来,动作娴熟得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手。我见此状,哪里还敢再下咽眼前的吃食,谁敢保证我这盘子里面的油条没有掉到地上惨遭“回锅”呢?可是,如果我将这剩下的整根油条弃之于桌面,他们再回了锅卖给别的顾客咋办?恶性循环啊,我不能当帮凶,于是,将其余的三根半油条撕碎掺进豆腐脑的碗里,又洒上一层辣椒面,让他们再坑蒙像我这样的异乡之客!

  唉,走到哪里都一样,免不了碰上个别的堵心事。可这刚一下火车就遭遇欺生,着实使我对秦皇岛的初步印象打了折扣。如果在家里,早点铺的老板们是不会如此对待我们的,但谁又敢保证他们不会对待初来乍到的秦皇岛人呢?彼此彼此,就算是一种卑劣的恶根,不断繁衍的恶根吧,什么时候真的大同天下了,这种恶根也许就自然地消除了。再说,花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不就是为了图个愉快吗?算了吧。于是,我对着酷似家门口街心花园的花花草草长舒了一口污浊的气,算作一种心境的缓冲。 

    (二) 

  遭遇雨天是预料中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在出发之前就查过秦皇岛的天气预报,说7月20号这天是阵雨转多云。这不,还没有找到去往山海关的33路站牌,雨滴就迫不及待地找开了我的麻烦。因为这个时候我刚刚从遭遇欺生的愤懑中解脱了一点点,牵着儿子的小手一路走到33路的站牌下面,雨点就开始在我们的身上大珠小珠落玉盘了。好在它们是有点半开玩笑的姿态,时有时无,时大时小,间或一丝凉意通过刘海袭入眼睑,在眨眼之间颇觉爽心,同时,因由夹带湿闷空气而导致的焦躁心情也得以了一点慰藉,并且,也有心情感觉到车站周围的景色确实有异乡的味道了。于是,花一块五给儿子买了一支苞米(即煮玉米,当地人叫苞米,我就入乡随俗地这么叫),预备给他随时充饥。我依然牵着儿子的手执着地在协和医院站点等待33路车的到来,哪知等了将近半小时也不见33路的影子,我有点起急,这时有人开着一辆三马车过来,跟我说,33路已经改线了,可以搭乘他的车送我们到33路的起点站,只要5块钱。我将信将疑,但没有就范,还嘴硬着说我们没有等33路。他一定是个“老油子”,早就盯住我们是外地人了,想着趁我们人生地不熟且冒着雨天不便问路之机宰我们一把,我会上当吗?当然不!沿路就有一家卖摩托配件的,我们走过去,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门口的一位大姐就迎上了话:“是找去山海关的33路车吧?那车已经改线了,呶,”她伸出手指,指向了迎宾大道的方向,“走那条路,那有好多站牌,那就有33路。”我一看,不就是“老妈妈手擀面”的方向吗,原来饶了半天还得走回去。我一边道谢一边牵着孩子往车站方向走,并不失时机地回头哷了一眼开三马车的人,哼,就这么两步路还要我们五块钱?黑啊。黑白的两个对比,折射出了很多身在他乡的无奈与尴尬,好在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就看好心指路的摩托车配件门市大姐的语气与娴熟程度,她指不定为多少外地人指点了迷津呢,当然也一定得罪了不知多少准备欺生宰客的黑心司机。

  好心人啊,祝你好人一生平安。

  (三)

  由于好心的大姐为我们指点了迷津,我们很顺利地乘上了33路车。车很大,还带空调,一上去便感到神清气爽。售票员问我们去哪儿,我不加思索地说“终点”,因为这趟车的起始点是四道桥至山海关。售票员为我撕票的当口,有个小伙子起身给孩子让座儿,孩子很不失时机且甜甜地说了声:“谢谢叔叔。”车上的人对这一幕很会心地漾起了微笑,售票员也笑了,也许是她出于职业的习惯,看着孩子问:“孩子多高了?超过1米2了吗?”如果我马马虎虎回答了她,也许孩子的那张票就可以免了,但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孩子分明是1米23了嘛,就算是她不拉着孩子到1米2的标尺下去验证,我能用谎言玷污孩子纯真的笑魇吗?百十块钱的火车票已经收买了孩子的诚实,为什么要在2元的公交车票上去因小失大呢?因此,我回答售票员的,当然是肯定的:“有1米2了!”售票员也就顺承着又撕下了一张票,并接过了我递给她的四元钱。我将属于孩子的车票让他拿着,他很郑重地接过票,端详了半天,尽管不十分明白车票上的内容,但是他一定知道这张车票所代表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一张车票,而是又一张他长大的明证。

  一路苍翠。原来秦皇岛的绿化做得如此精致怡人,加上愈下愈大的雨,冲刷着红的花绿的树,尽管叫不上这红的绿的究竟是什么名字,却浇落了心头的些许杂念,雨的优越点也就淋漓尽致地体现着。有几点雨滴忽而从窗缝跳进车里面,打在额头上、鼻尖上或者面颊上,一点点的冰凉即刻就辐射着沁遍全身,致使每个小毛孔都透入了丝丝舒爽。是啊,终于就要到达旅游的目的地了,想象着天下第一关的雄姿,想象着“两京锁钥、万里长城”的伟岸,就连这丝丝的舒爽都舍不得沁入心脾了,而是张望着我的心情,预备随时跟我到达终点站,登关远眺了。

  具有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车停到了终点,听到报站居然是“四道桥”!我们居然座反了方向!还是缺乏旅行经验惹了如此麻烦,不经意间让一路的雨景伴着我们玩一场小小的彩色幽默。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