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北戴河之行 之一:准备出发(原创)  

2009-07-18 16:33:33|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确切地说,距离我向北戴河出发的时间,还有二十五小时零十五分钟。即公元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十七点四十三分。

  车票上的方块字横平竖直地标明:K7726,空调快速,开时17:42,火车网上也堂而皇之地昭告天下:到达时间为次日5:37,运行时间为11小时37分。

  然而,火车真的如同车票或官网所示,如此准点出发吗?

  这趟列车是始发车,也许应该没什么问题。那么,经历了全程854公里的行驶之后,给比这列车级别更高的T车、D车或C车让了无数次路后,会不会准点到达呢?如果不准,为什么还要在时刻表上如此大言不惭地告知天下呢?

  据我以往的旅行经验,除了乘坐D车、C车能够很理直气壮地跟接站的朋友报清到达的准确时间,至于其他的车型,我一律会说要他们比期望值晚上10至20分钟,碰上坐倒霉的绿皮车,让他们比标注时间迟半个小时接站都没什么大问题,当然,我是为了尽量避免耽误朋友的宝贵时间。忙碌的社会,时间就是竞争的最强尺码,对待时间的严肃程度也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敬业的尺度。然而,火车一而再再而三的晚点,面对这种珍惜时间的标准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甚至尴尬,尴尬到让人不得不咬着牙花钱买时间,宁可坐D车、C车,也不去忍受慢车次的晚点之痛。而造成这种痛的,又是谁之过?

  事大了。

  我特赞成鲁迅先生的一个观点,浪费时间就是慢性自杀。那么浪费别人的时间呢?当然就是蓄意谋杀。难道不是吗?铁路一度被誉为交通命脉,在汉语的词库里,只有在铁路前面才冠以命脉这任何事、任何人都难以承重的词汇,可见无论上至中央政府、下及平民百姓,对其关注的程度是何等的重要。既为“命脉”,不能只让受众(乘客)视之为“命”,那些涉及到为受众服务的各级机构,也就是铁路局的各级领导部门更要好好为这一条条“命”严肃认真第把好“脉”。换言之,一个人的动脉每分钟多跳或少跳一两下都会殃及健康甚至生命,那么,一列火车晚到站一两分钟,又会导致多少人因此延误了多少事?可以说,一列火车晚点的危害,不亚于杀戮这一车人的一段性命!

  怎么就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呢?或者说即便意识到了为什么不作为呢?一味的提速,确实能成为加快经济发展的优势因素,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提速的车次就是后妈抚养的孩子吗?你可以安排慢车给快车让路,但是能不能在标注到达或开车的时间可以将让路的时间纳入其中,以避免“晚点”呢?曾经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前两年带孩子去北京玩,在西客站等回程,车站的广播喇叭里报出了某某车次晚点的消息,恰巧两个老外在身边,说的英语,不十分听确切,却能听出大概的意思,是说中国的时间有问题。我是中国人,有自己的民族自豪感与责任心,国人在一起,吵骂嬉笑,怎么着都行,让老外说我们长短是非我当然不高兴。可是,我又为什么不高兴呢?难道人家说的不对吗?我不能用不高兴来形容了,而应该换成“汗颜”才是!我应该替同是中国人的铁路局长向国际友人道歉才是!

  我没有接触过太多的老外,更没有跟德国人打过交道,但是,据说德国人的严谨程度几乎是“武装到牙齿”,遑论二战结束、历经经济复苏后再次崛起的话题,一个细节则可见一斑:在德国人的家庭厨房里,摆满了各种量杯和天平,如果不说,还真以为进了生化实验室。他们烹饪前会根据菜品材料的用量而悉心测量,只要用量表上标注上200克,决不会在天平的另一端多一毫克的砝码……如此,也就造就了德意志整个民族的水准,仅此一点,难道不值得我们国人去思考、去效法、去钻研吗?

  身体力行。我赞成德国人的做法,自然也有效法之嫌,为此,曾横遭我家保姆喜凤女士的嘲笑。比如这次准备的北戴河之行,我提前三天列出了详细的日程单,大致分了三大块:1、行程安排;2、往返车票;3、准备物品。只有定好行程事宜(游玩目标和路线、景点计划)才能安排买车票,车票一定要买往返双程的,虽然每张票会增加5元的送票服务费,却省却了到达目的地后本来就人生地不熟的还要排队买票的麻烦,并可以节省时间(得,我又减少了一次慢性自杀的机会,贺一下)。至于准备物品,当然是要在必备物品的基础上逐样精简。我出游是带着孩子的,物品当然是越少越好。为了培养孩子男子汉的责任感,他的东西我从来不替他背,都是各背各的。我在他的旅行包里装有如下东西:一瓶30毫升的花露水(防蚊虫)、一套长袖衣裤(预防海边的潮湿与早晚的低温)、毛巾、丁桂儿脐贴(预防拉肚子)、两袋蒲公英冲剂与十片小儿退烧片(预防感冒发烧)、三样爱吃的零食如徐福记萨琪玛、双汇火腿肠、蒙牛纯奶(以防不到饭点时候饥饿);至于我的东西,基本与孩子的无二,只是将花露水换成了防晒霜(我俩共用,分工不同,如果他不愿意背花露水,我自然可以将防晒霜让给他),将药品换成了板蓝根冲剂与晕车药,零食换成了可比克薯片和达利园小面包(这零食名义上是我的,最终结果还是被他报销大部分,谁让人家是小孩呢,该让就得让),另外,我的包里还装了一把伞、一包创可贴、一个洗漱包,并且,我要还得拎上一个常备袋子,里面是手纸、湿巾、塑料袋、饮用水。至于钱、身份证、车票,自然藏到了隐蔽处,出门,当然要细心,细到象德国人做饭那样。我敢说,如果铁路调度也能像我一样细致,象德国人那样精准,鬼才相信火车会晚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