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梨花时节,那些事……(原创)  

2009-04-03 09:56:59|  分类: 自家山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一派梨乡美景!  

花海如潮,春深几度,这一天,我终于圆了数年以来难以实现的夙愿:参观魏县梨花节。感谢网络诗词名家、魏县本土人士郭少威老先生为我以及另外五位善在网易博客上晒诗和词的文友制造了会面相聚的机缘。

说来有趣,将近三年来,我们这几人出于对组合文字的兴致执着地风雅连篇,并在网易博客空间上以诗词的形式相互唱和,互通有无,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尽管不曾谋面,却在字里行间透晰了彼此的深刻与韵味,传诗咏文中认识了彼此的性情与风格,有时候登录其中一位的空间时也在不断琢磨其庐山真面目,甚至有点开视频来个直截了当,之所以收拢,是由于那层猜测更加平添了唱和的激情,因为,网那边的博友兴许也是我的这份心态呢。如今,梨乡的聚会即将为我们这个群落揭开保留许久的神秘,倒是有些回到了年轻时代的某个片段里,充斥了无尽的激情与动容呢。

  于是,简单收拾一下心情,暂且将思维空间里的边边角角随着春深之处的几度朝阳一同归并到早已弹出地平界限的晨曦,心情在歌唱,伴奏的当然是从客车的发动机内传出的声音。说也奇怪,当你长久踯躅在都市的尘埃里,机动车的鸣笛会令人闻之生厌,但是现在却让我深感这如同难得的天籁,恨不得多多地收拢几束呢,原来,一切的爱与憎就是取决于受众的灵魂与思绪啊。看来,还是多多给自己制造一些愉悦的理由,让自己的出游不虚此行,让人生的所有片段不虚此行。如果能将很多负面因素巧妙地为己所用,岂不是令自己的生存空间更具活力,就如同这长嘶的汽笛,谁又能说它不是替我们向梨花节报到的一阕仪仗呢。

  其实这报到的形式不止于此。

  春柳吐芽,含情微拂,犹如通天路引,一道领着向春天扎堆的人们欣然前行,间或着,散点着几株杏儿、桃儿的俏枝丫,枝尖上浅浅地点着粉粉的苞儿,极尽风韵,令人对它们乍开后的娇艳饱含着悬念,兴许,它们是不愿意占尽梨花儿们的风头吧,毕竟,满车的人,漫道的人,都是冲着看梨花才不惜仆仆风尘,它们是不忍扫了看花人的兴致!杏花、桃花,你们好气量,你们好风度。

  再看柳儿们株距之间的一抹深绿,那是压根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各种野花野草,它们是早于所有植被物质而先行向春天报到的,但是这种报到的速度却是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就完成了的,压根不给你细心观瞧的机会,就这么匆匆忙忙、不商不量的成就了其生命的延展,该绿的,就这么绿了。它们以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纳入人们的视网膜,尽管默默无闻,却又不卑不亢地成为春天的第一代言。小草儿们,你们低调中的狡黠着实令我钦佩。

  绝非喧宾夺主。梨花节,正说的当然还是梨花啊。历经一路的左顾右盼,将那满目和满心的绿集结脑海,还是比不过梨园里的浩大声势!当我们走下各自的交通工具,在诗友郭少威老先生的小店小坐片刻,见过面的与没见过面的诗友一一自报了家门,将三年以来的诗情、才情、人情梳理归并,就如同老友重逢一般了,简单的问候抹平了尚未相见时的动容,一颦一笑,传接着彼此的心照不宣。品茗一盏主人备下的香茶,掸落一路上或多或少的尘埃,我们一行七人开始步入主题,赏玩梨花节。

  魏县梨花节,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毕竟这已经是第九届了,各种媒介宣传早已令我耳熟能详。然而身临其境,确凿是第一遭。我事先有心理准备,有散文界的名家曾对历届梨花节的庞大阵容做过深度刻画,我当然是要将这种想象尽量磅礴到最大化,然而真景一旦亮相眼前,我就实在忙不过来了,我甚至怀疑是这梨园的浩荡阵势怎么能忙得过来闯入我的眼界,我原地自转360度,满目的梨树和梨花令我难以喘息,若用花海、花阵、花潮来形容梨树梨花的多,还是觉得力度不是特别尽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词库里所有比喻数量多、阵势大的词汇全搬到这里也不见得够用,这就是梨花节,这就是魏县的梨花节!

  梨花多,看梨花的人更多。一眼望去,雪色无垠的梨花大潮波澜壮阔,而摩肩接踵人海更是汹涌集结。在梨园入口处,所有赶着参加花事的人在攒动、车在攒动,纷纷忙碌着找寻着见缝插针的立足点,人们匆匆加快着脚步。一来是为了赶着这场浩大的花事,二则是压根没有留连的机会,你稍微停留片刻,后面的人潮就会从你的脊背压将过来,逼得你必须义无反顾地前行,然而这种逼迫又是多么心甘情愿啊。这才体现着花事的繁盛与人气的鼎盛,让你在身不由己的愉悦中便将自身融为这林间的一分子,你甚至会错觉为究竟是人在花里,还是花在人中了。假如能有一架直升机进行航拍,那镜头里一定是一片雪白的,间或的缝隙又一定是魆黑的。那白,白得霰雪飞花、晶莹剔透,是茫茫梨花布下的一匹无垠的缎帛,一块无尽的璧玉;那么黑的呢?当然是花儿缝隙里攒动着的人头,权作为白色缎帛上勾勒、点缀的抽象画儿,或者是璧玉上流动着的纹络罢,因为,不管是树下、树边,还是垄埂,除了花儿就是人,彼此倚伏,方显出梨花节的“节气”。在这片“节气”里,氤氲着一张张包含春机的笑脸,映着千树万树,映着千枝万枝,以及上面千朵万朵的梨花,每一朵梨花都在热情地盛放着,与人们的笑颜交相映簇,层层叠叠,致使着在这层层叠叠以外的天光几乎无缘插足,这花阵,这人潮,已然在天地之间形成了一段隔离带,忙碌的盛开与忙碌的观赏浑然天成地代言着这段隔离带的主题,诠释着这个美丽概念的深刻与盎然。

  就在为这百闻不如一见的恢弘或惊叹不已或欢呼雀跃时,我们走到了梨树林地的深处,渐渐地,人流开始疏朗起来,梨花也开始疏朗起来,枝丫上的花骨朵儿如同忽闪着的眼睛,兴奋十足地盯着我们一行人等,枝儿有序地舒展,骨朵儿们有序地铺排,倒也形成了别致的景象。郭少威先生解释说,这片林地的品种因由气候之故,花期会晚一些。我倒觉得是这花儿们实在太忙碌了,忙得盛开不及,或者是故意将花期错开,让我们也领略一番含苞待放的风姿,这花儿就是这么善解人意的,它情愿默默无闻地承载着我们任何一种或深刻或浅薄的理解而不与任何语言方式争宠,就连为它们采粉、授粉这样的终身大事也情愿委身于人们的弹指之间,它给予了人类无尽的信任,并以秋日的漫道硕果再次报答人们的栽培之恩,这是何等感人至深的情意! 

在诗词界颇享盛誉的栗泽甫先生信手口占绝句一首,倒是解了我们此行的见地:三月梨乡圣洁春,四围花雪隔红尘。偷闲半日此中聚,俱是“怜香惜玉”人。

栗先生将我们的偷闲与梨花节的忙碌在巧妙的对比中将一种叫做美丽的词汇再一次升华,原来,游离在忙与闲之间的我们是如此不堪被美丽击败!美,是人的共求,也是花儿、草儿、树儿们等全体有机分子们的共求,我们为了美而相聚在梨花节,无论是新友还是旧知,哪怕是无缘对面不相逢的素昧平生,又是怎一个美字了得!何况,美的概念又怎能完全以这些表象的物质作载体,究其根源,美是蕴藏在人的心间的,是人的聪慧将梨花们赋予了更为蓬勃的生机,并将梨花节延展为一种文化产业,将苍白辛苦的田园劳作盛放出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让梨农们足不出户就能够向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辐射梨乡的魅力与风采,让远在都市看贯了红绿繁华的游客饱尝远郊的恬淡与释然,或者,还有更为深远的意境予以其中,大概均缘由对事物的感知程度吧。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对世界的理解程度就会有多深、有多广。

或许梨花节的意义尚不止于此。

 

 

 

 

补记:参加本次赏花聚会的博友:东道主魏州无风仍脉脉,不雨也潇潇

               邯郸邺下村童、牡丹之韵、深秋枫叶、冬之雪花(携夫君)、易水泠(携幼子,该童六龄,不算一个整人)、磁县无为斋主(迟到的来者)、魏州诗海白帆(事后诸葛亮)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