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关于童年的一点思考(原创)  

2009-03-01 17:44:55|  分类: 人间第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接孩子放学,在校门口看见卖小鸡仔的,看着刚出生不久的小生命们为了御寒扎堆扎的天衣无缝的样儿,孩子自然蠢蠢欲动,想买。我以很理智的理由答复了他:现在还是冬天,咱家又没暖气,小鸡被冻死就是到了天堂也饶不了咱们。孩子立即顺着我的思路继续延展:对呀,可爱的小鸡还那么小就离开了妈妈被拐卖了,那一定要落到能吃饱穿暖的好人家去才行。孩子不但打消了买小鸡的念头,还眼巴巴地围着盛小鸡的筐子逗留了一会儿,煞有介事地问正在买和准备买小鸡的人:你家暖和吗?你能把小鸡养到会下蛋吗?要是公鸡的话你不会杀掉它吧?孩子的担忧和疑虑最终招致了卖鸡的小贩一剜白眼。

  幸亏孩子没发现小贩那簇恶狠狠的目光,因此属于孩子本真的那点自尊继续毫发无损。

  我的孩子六岁,即便他能理解成人的不怀好意,也无法摆平他对弱小生灵的楚楚可怜和成人挖空心思的薰心利欲之间的因果关系,作为母亲,我自然护犊心切,赶紧拽起他逃离,在路上,他仍然杞人忧鸡地一步三回头,口中还念念有词:妈妈,你说,小鸡们刚出壳就离开了母鸡妈妈,它们伤心不?

  我无从给孩子解释出卖这样的小鸡就是供他们小孩玩赏的,更无法告知他被当作商品的小鸡仔其实就是被养鸡场PK出局的残品,PK出局的原因一定因为生蛋的功能大打了折扣或压根不会生蛋,比如公鸡。而小鸡无论公母,其灵动的相貌又很容易吸引小孩贪玩的眼球,因此被辗转到学校门口以废物利用,从而增加一笔不必浪费掉的收益。尽管利润不算丰厚,可有谁会和钱过意不去呢,能多赚一点自然是乐此不疲的。

  于我,为人之母,很是不愿意太过残忍地损伤孩子的天性,这种天性的表现形式之一就叫做善良。我的孩子在对小鸡渴望拥有的欲望与放弃之间,我用巧妙的理由引导他选择了后者,他的善良天分也就发挥得淋漓尽致。这种感动可以扩展到孩子任何一个方面的表现形式上。比如,孩子涂鸦了两个仿像《奥特曼》里的怪兽,一红一蓝,以一排排的子弹连接了两者之间是敌对关系,有其间那只蓝怪兽已被红怪兽的炮火袭击得脑浆开花为证。我诧异于孩子为啥会动了如此惨烈的心思,孩子解释说,红怪兽是保护地球的天神,蓝怪兽破坏环境,该打。我这才发现蓝怪兽的脚下踩着一颗被扳倒的虬枝。

  我不得不迁怒于发售有关《奥特曼》之类少儿音像制品的音像公司。从我年少时的《恐龙特级克塞号》开始,日本出产的一系列多维动画片就不绝于耳历历在目,当时直看得我茶饭不思以至耽误了很多课业,满头满脑都充盈着“克赛前来拜访”,还有那个叫做“格乌”的航天人无止无休的变身、开战。至于看到最后究竟能说明什么意义,我至今回忆起来也没分析出个桃红李白,除了那一阵阵人与恐龙的血腥厮杀和火箭炮的光怪陆离。如今孩子看《奥特曼》成为当年的我的翻版。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东瀛鬼子长期以来对中国或其他国家儿童的暴力文化侵蚀是怎样的不怀好意。幼儿具备非常强的可塑性,加之奥特曼的动漫影像确实抓心挠肺撩拨着孩子目不转睛以致看得昏天黑地、其乐无穷,自然,片中打斗的恐怖、暴力等因素顺理成章地渗透进孩子的成长空间里,凝聚到他们的记忆里,左右着他们的思为和行为,幸好我的孩子悟性尚佳,他能够将暴利因素贴切地纳入拯救地球环境的正轨上,让我心生的悬念到底还是有了一丝安慰。至于东瀛鬼子的叵测居心,则是另外一类的话题,再继续就有跑题之嫌。我想说的是,趁着孩子的灵魂还处于一尘不染的状态中,为什么不能让我们这些对他的生命、生存具有直接影响的人给他提供一个良好的舞台呢?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的思维空间创造具备生态的宜居环境呢?

  孩子的信息来源错综复杂,指不定哪个细节出了问题就很可能抱憾终生,所以,面对孩子接收信息的各种媒体,我自是防不胜防,包括很多电视剧里不接个长吻就无法表现爱情、上不了床就做不成夫妻的所谓的行为艺术等等。为了孩子,凡是有三级片之嫌的剧情我一律铆着劲地回避,遥控器专门对准儿童节目锁定。尽管如此,我还是发现了一些纰漏:少儿频道专题播映羽绒服填充物,以此达到拓宽小观众知识面的目的。本来是很好的立意,却为了能让观众看清天然鸭绒是何许物也,几名小学生居然被制片人安排着满场追鸭子,人鸭大战久难见分晓,终于有一只灰鸭子寡不敌众而束手就擒,在没有任何人跟它们商量的前提下活生生被按倒,得胜的小学生们笑逐颜开撩开鸭子的翅膀并将其腋下的绒毛拔下一根又一根,鸭子的头被深埋在镜头的另一侧,它的表情肯定不会出镜,否则那横眉冷对的模样岂不是喧宾夺主。当时孩子没有在场,也许他会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幸灾乐祸,也许会发自他善良的潜能,感同身受地锁了双眉:鸭子会不会很疼啊?

 是啊,为了达到制片的目的,节目中的小演员被制片人安排去招惹过着宁静田园生活的鸭子,从而忽略了那些孩子们的暴力意识,同时又将这种潜移默化的劣迹不自觉地传达给收视的小观众,当然也包括了我的孩子。我因此而担忧我这个黄口小儿在今后的成长岁月里会不会继续被这些不健康的倾向所影响,会不会被卷入这样或那样的恶性循环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的孩子还没有真正长大,他的思维模式仍然处在性本善的人之初状态。那么,以后呢?

  但愿我的疑虑是多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