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雪霁 (原创)  

2009-11-16 17:26:36|  分类: 爱国者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这东西很奇怪,即使大到成了灾害,文人墨客们依然竞相着继续抒情,似乎跟别的灾害相比,雪灾的规格就会高出一筹,大概是因由与雪有关的故事都很煽情,因此,让多情的文人将一切带雪的是是非非全部打包,并格式化为更加多情的妖娆素裹,随时装扮着人们的欣赏空间。

  对于雪的欣赏,无论是写的还是看的,都很受用。不信?随意闪一下大脑内存,就能信口吟诵出一段段银白色的千古绝唱:“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就连伟人毛泽东,也在事业趋于春风得意的上升时刻,寓雪咏志,调侃着“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为“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无能小儿,在分外妖娆的雪霁晴空,笑迎今朝的风流人物。毛公笔下的雪,大英雄VS大浪漫,前无古人。托物言志的恢弘荡气也在字字珠玑中登峰造极。

  “托物言志”之“物”,自然是雪。伟人没有免俗。我完全能理解毛公在千里冰封之下是以何等的豪迈所向披靡地采取一系列破冰行动,一鼓作气将中国革命推向高潮并昂扬到底,以至于这首沁园春在重庆谈判期间首次面世时,令统领半壁江山的国民政府代言人蒋介石都叹服不已,也许此时,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倾斜的王朝无法在继续存活,苟延残喘之后只能享用弃国逃离的无奈。那么,当毛公登上天安门城楼的那个下午,振臂宣告一个红色的国家已经屹立于世界东方的时刻,稍逊风骚的唐宗宋祖、略输文采的秦皇汉武,谁堪风流?舍我莫属!与我试比高的,是谁?天公!天下的英雄,都在振臂高呼的刹那间,全体竞折腰了!这就是文字的力量与感召,文学的力量在这里升华起一方蓝蓝的白云天,犹如雪霁后的万里妖娆。

  读《沁园春 雪》的时候,我才上初三,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年龄站在千里冰封的飘雪中尽揽北国风光,书生意气地认为诗词就是诗词,仅仅为我未来二十年的文学创作奠定了相当深厚的文字功力并叠加了相当考究的词汇量,也就自然地将毛主席潜移默化地当成了老师,顶礼膜拜着心灵上的文字天堂,思绪昂扬且不辞辛苦地为着自己的一个梦——一个文学之梦而为赋新词强说愁地码着不着边际的文字,那一本本保存至今的半夜不睡觉趴在被窝里写的青春朦胧诗行,为我这扇尚未开启的文学之门透出了一丝靓丽的光束。

  薪火相传。当儿子进入了学龄前儿童的行列时,我将那首总是能令我的血液呼啸奔涌的《沁园春 雪》教给了他。儿子很有天赋,很轻松地将这首长达一百十四字录入记忆空间,并很能随意地拆分组合着运用。初学的时候是在夏季,他却能够看着一本国画画册中的香山红叶喻为“红装素裹”(水墨画,画中只有浓淡适宜的墨色和朱红),并很个性地向成吉思汗发出挑战:我不但要射大雕,还要射塔吊!当然,射塔吊力量的感念也许待他长大后会理解出自己幼年的何等自不量力,然而,贵在孩子的思维延展与想象的宽泛,不是吗?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若干年后,长大的孩子成了现在的我,他会写出以上的文字吗?

  感谢雪霁,让我回味了很多平日难得想起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