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原创)黑线绳、拜皇帝及其他  

2008-06-14 11:03:24|  分类: 朝花午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黑线绳、拜皇帝及其他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境所限,几乎没有什么玩具供我玩耍,一根妈妈修补线裤用剩的黑线绳居然会被我喜出望外地捧到邻家的小女孩素萍面前认真地炫耀一番,在她无比艳羡的表情中,我很大度地将那条还没有二尺半长的黑线绳两端结在一起,套在双手的中间三个手指上,轻盈地挽成几条折线,然后平平稳稳地移到素萍面前,素萍则受宠若惊般抬起她的两只手,开始随我玩一种叫“拆交”的游戏。这种简单的游戏在我们这一代的孩子中间玩的非常普遍,但是能否有一条可手的绳子却是玩的开心与否的充要条件,在我们的世界里,谁有一条好绳子也就成为实现自身价值的最终目标。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素萍成了我最忠实的粉丝,有事没事的尽往我家跑,生怕我拿着那条来之不易的线绳去找别的小孩玩。

那时候也不仅仅我或者素萍难以得到这样或那样的根本算不上玩具的玩具,谁家也是如此。我因拥有一条别的孩子难得的黑线绳而被素萍拥戴,以至在玩“拆交”的间隙,跟同院别的孩子玩一种用不着道具的“拜皇帝”游戏时,素萍总是千方百计让我出任“皇帝”这个角色,就是端坐在一块平整的青石板上接受“百官”的“朝拜”,当“皇帝”的虚荣感是很惬意的,我十分清楚没有素萍煽动性的“保举”,坐在这里的恐怕就会是别的小孩了,所以,当我再有了别的什么玩具自然还会先去找素萍分享,谁让她保举我当“皇帝”来着。久而久之,我和素萍互为死党,这样的状态维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从那时起我就对类似利益关系等诸如此类的概念开始了很模糊的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遇到的见闻增多,所谓的社会阅历也就随之增长。譬如对自己有利用价值的人要绝对的支持,哪管他的行为是否本末倒置;和很多人同行的时候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走在领导的前面,哪怕有再火烧眉毛的大事亟待解决。等等。这就让我想起件事,我曾在一家国有制的商业企业做业务助理,一度对我有知遇之恩的老领导因故调任,交接的时候需要清仓盘点,我负责汇总盘点报表。我知道盘点的真实结论一旦交到审计的手上,老领导的诸多经济问题就会大白于天下。几经思筹,就想他毕竟是要走的人了,可自己今后还要继续“混”下去,万一有一天被查出来问题,报表上的签名显示着我是第一责任人,凭自己浅薄的道行绝对没什么好下场,加之即将上任的新领导时不时地给我加紧政治攻势,旁敲侧击地要我“晓明个中利害关系”,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我不提供实盘数据日后在他的麾下做事一定不会顺畅。迫于个中压力,我终于还是没敢隐瞒实情,将实盘报表全须全尾上报,因此导致了老领导使出浑身解数费尽周折打通多层面的关节才将事情摆平(这也就是国营企业的特色和弊端,他的所谓摆平,完全是依靠金钱开路的,他如何开路的过程因与本文无关,暂不详表)。

我在关键时刻没能保全老领导的政治前途,以至他在此后的升迁中因我那套实盘报表而阻力丛生,有时也觉得自己也挺不仗义的。更无奈的居然是我在上报实盘之前并不是出发于对自己工作岗位的忠诚态度,而是掺杂了太多的人事和人际方面的因素。而这些因素的存在又不得不左右着我的心魔在作祟,并无时无刻、不知不觉地困扰着我的主观能动,几乎事无巨细。就拿为“五·一二”地震捐款来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绝对是义不容辞的一分子。就在我慷慨解囊热血充盈地准备纳捐时,居然闪出一念:我的上司捐多少?我的下级捐多少?捐款的明细单是要公示的,且公示的顺序是按照捐款数额进行排列的,我当然不能低于下级捐的数量,否则我会很没面子;我更不能超过领导,我的名字跃居于领导之上,抢夺应属于领导的光彩那才叫弱智。因此,我上下打探,将与自己的平级同事所捐的数额弄明白(其实他们也在相互了解捐款数额的多少),并达成共识后才捐出来。之后根据自身的经济能力感觉这个数字尚不代表我所承受的捐助能量,结果又悄悄将超出自己在单位出捐 “标准”的那一部分善款分别捐到了社区和其它公共场合的一些无记名的捐款箱里。

本来,捐款是不应该以多少来论英雄的,一分钱不能说少,一个亿不能算多,更不能将崇高的义举变味、变色得如此俗不可耐。个人如此,企业如此,演艺明星亦应如此,目的只有一个,让灾区同胞尽快重建家园,早一点恢复到正常的生存状态。捐款数额的多少绝不能用来衡量一个人或一个团体的道德素质,重要的应该是对社会的一份担当。哪怕他捐出的经济价值非常微不足道,只要心意尽到,就会证明其含金量的成分是否达标。

在幼儿园上学前班的儿子把他的零花钱从储蓄罐里取出来为四川灾区的小朋友捐款,数来数去,六元二角,他决定全部捐出,我侧面了解到他们班的生活老师才捐了五元,而且班里的其他小朋友捐的钱没有超过五元的,我建议他也象我一样,别超过老师的数额,也好让老师别存有其他想法,面对我的善意叠加的“爱”意,孩子并没买我的账,更没沿着我的思路理解下去,反而很自豪地告诉我,超出五元的那一元二角可以让某一个小朋友吃两个茶叶蛋或一袋牛奶补充营养。

我庆幸于孩子无忌的童心。与我的童年相区别的是,我孩子的世界因为没有存在与他切身相关的利害关系而显得清澈透明。希望他在今后的发展时空中一如既往。其实我们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透明透亮的,就是很多人为的因素导致着很多这样或那样的是是非非。但愿我们的心灵能够游离于这些是非之外,将刻薄的市侩思维或行为回归到清纯的世界。毕竟,世界是我们自己的。

谢谢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