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雨 别  

2007-08-05 09:33:49|  分类: 早期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中原而言,现在正值雨季。头一天的天气还很不错,才决定了启程。许是真的应了“后娘的巴掌、阴天的太阳”,云儿刚一遮住半阴半阳的日头,便下起雨来,迅雷不及掩耳的。湿气伴着凄雨在天空沉沉的弥漫,听到树叶沉闷的呻吟,大有寸断肝肠之感,没有人可怜它们,因为除了我,大家似乎还睡着--而我,的的确确是要走了。
    倚了门,朦朦胧胧看不清远方,依稀见得太行山脉与低沉的云连成一片,晕成一副浸透了的水墨画。模糊地想起前次,也是如此的雨中,与伙伴去山中采蘑菇,还有渐红的酸枣,这些都是大山里常见的。再想到即刻就要远去异国他乡,怕是日后再难以见到这些红的绿的,不觉眼前再次茫然,眼睛仿佛是不小心淋了雨。
    雨依旧不停地下,天边渐渐亮了一些,地面上的薅草依然萧瑟地抖。我只好回屋去。--我倒愿意如此,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以免触景生情。旅行箱里最外层的笔记本是打算用来随时记录离愁别绪的,此刻不会起什么作用了;牵强地回味一下郑振铎《别了,我爱的中国》,似乎我的离去也不是那么悲壮,毕竟是去求学,大有“师夷长技以治夷”的味道,故而是应当欢愉的,我想。
    雨并没有小的意思,但我终究是要走了的,乘了火车赶往首都机场,穿过浓浓的云雾飞到那个于我们的时差隔日讲英语还要卷舌的国度。我拉开门,不禁吃了一惊--门外早已聚集了许多送别的人--通知了和未通知的,以及他们各样的伞。这雨······我吐不出半个字。是意外?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我匆匆上路,仿佛并不存在什么。
    奇迹随之发生。到站时,伞外的雨悄悄停止了,也不知是在什么时间停的。即时大家只顾为雨停而欢呼雀跃了。
    送与被送的都在掩饰着什么,努力寻找着一两句多余的话,所有的人都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那几句临别赠言及祝福--亲切,却又隐匿着一丝牵强,堆着笑,却又含着泪······终于大家还是没了话,只是愣愣地站着,望天,或向旁边扫去,躲闪着目光相碰的一瞥。
    “你的头发淋湿了真好看,”我勉强地对一个赶了十几里路前来送我的朋友说,“这雨······真的很好看!”我语无伦次了。
    “真的?--哦!”她笑了,却读不懂内涵,我知道她想哭,我简直难受的要死。
    乌云低沉着,闷闷的,使人又不经意地想起顷刻间又会大雨倾盆。不料是火车晚点的讯息。大家便很自然地再一次欢呼,似乎多一点相处的时间便会瞬息变为永恒。可又很快停止下来,脸上显出搜肠刮肚的苦楚和极不自然的讪笑,以及抽动的嘴角,分明是咀嚼着离别的真实及韵味。
    火车终于进站了。我们也终于举起了无比沉重的手臂,慢慢地挥动起来--在车动的那一瞬间,我们终于忍不住了--泪水倾然而下--雨也又下了起来······                                                              (写于1996年7月)
   

后记:当时我属于送人的角色,却揣摩着被送人的心理记录了送人的复杂心情。在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年轻的我,运笔用墨当是一切皆有可能。                                                                                (2007年8月补叙)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