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青丝落地(原创)  

2007-08-04 13:51:10|  分类: 早期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男人梳辫子女人留板寸甚至剃光头不是二十世纪末唯一的街市新景观,我却不敢恭维类似被他们自诩“突出个性”的形象,同时厌屋及乌地蔑视虔诚奉之为酷男靓女的人们。然而我的厌恶情绪也没什么过硬的道理,许是《威尼斯商人》上谈及的“一个人的感情完全受着喜恶的控制,谁也做不了自己的主”罢,莎翁大师的高论代表者一定背景的一定层次的一定宣言,人家鼓捣个发型又能说明什么呢?无非是个性的一丝张扬,与我想骂他们的动机是属于同类项的<可惜不是能够合并的同类项——最多亦能谓之两个极端>,年轻人的扮酷扮靓自然无可厚非。也有人说,当他一见某男人扎着半长不短的辫子便不由自主想起电影里的洋鬼子纠扯着满清病夫的 “黄猪尾巴”肆意淫笑的镜头,强烈的民族感情致使观众们怒火中烧,愤然欲砸碎银屏方能解一时之恨。彼时此时,如今寻求刺激突发个性的方式又何止是发型的异端呢?我并非保守主义者,但说得不客气些,臭骂新时代的男辫子女板寸们的关键缘由在于他们压根儿没有把自己摆放在恰如其分的位置上,又谈何去赢得别人的尊敬,骂也白骂,活该。

由此,我就要谈及一件不久前我亲历亲为的事。其时跟一群老中青朋友赴宴谈天,坐在我身边的是很有身份的K君,他在酒兴勃发到登峰造极的状态时突然抓扯起我的长头发,那暧昧的神态致使我猝不及防中逃之夭夭。几天后我依然余惊未了,试探着找到同席的W君探问虚实,恐怕被大家当成花边新闻毁我名誉。想不到W轻风漫雨的回答令我哭笑不得且无所适从:小菜一碟嘛。被老K揪头发摸脸蛋的女孩又不是你一个,象老K这样的人也不止他一个,何必当真呢。于是,我在懵然中深刻化解了“逢场作戏”的确切含义,何况在我们的生活原素集合体中怎么还找不到几出逢场的戏呢。傍款爷泡小蜜者有之,纸醉金迷中沦为暗娼者有之,手握微权便肆虐妄为着“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者有之……如此说来,K君于我的行径可谓小巫见大巫呢。因了,我放弃了将他的举动与民族大耻混淆的分析。但悲哀、无奈之余,却又发现欣赏他的随意、放荡者不在少数,且美其名曰“风流倜傥”之云。于是,本来已然清晰的东西渐了模糊,而这些类似模糊的概念又犹如上古以前的混沌天地,混沌中又晕出一个个怪圈。譬如一些文人在作品中毫不掩饰地谈“性”,公然作贱着人体和人性最为纯美的精髓,把性生活和性器官单摆浮漂地充当文中的流行色,赤裸裸的赚取读者的眼球,藉此为文章加重分量,将人类的生命之源情感之源淋漓尽致地挥发成“个性解放”或“性解放”的标志,且自誉为"别有洞天"。呜呼!我们干脆眼巴巴地消极着人类再次退化到茹毛饮血的石器时代吧,还可以节省几尺诸如或文明或腌臜的遮羞布。想必大家都度过《红楼梦》,应该说,这部书里男欢女爱的场景也很多,作者最有理由泼墨渲染,但是,在贾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情”一章里仅以一笔“偷试了一番”概括出两人的床上戏,内敛得如此精致,谁能不肯定《红》是传世经典呢?偏偏就有人为赋新词强说愁,老祖宗的家底坐吃山空后便无计可施,不分青红皂白地曲解延袭,当了不肖儿孙。

似乎扯远了。还是回转笔锋扣上主题吧。自K君的行为给我留下了不小的波动,我又于此难以找到答案后,便一剪子铰掉了最能给我表现少淑风姿的齐腰长发,在那束被我精心保养修饰了将近十年的秀发落地的瞬间,我心痛之余居然冲它发狠地踹了一脚,权当为这惹祸的根苗宣判死刑,尽管理性的另一面也在告诉我美丽的秀发是无辜的,美丽的女孩是无辜的,美丽更是无辜的。然而,对美丽的评判究竟又当以什么标准衡量呢?我剪短了头发,但K君们的行径并不一定因为我的美丽或我的头发美丽才去猥亵了他的灵魂和名声,简单地讲,即便我剃了光头甚至摘下头皮也不见得消除他的鬼主意,除非将他大换灵魂大换血肉,要么就开除他的地球球籍。如是,人类又将增加一项更为艰巨更为复杂的工程。故而我想,剃板寸光头的姐妹的确比我超前,可惜她们并没有超前到要惩治K君的程度,不是么?不得不承认,我剪发蕴含着某些消极因素,了解内情的朋友确认为我在突兀个性。我不能否认,在这个已难分清黑白的非理性空间中,“突兀个性”这个概念也会变得相当模糊。凡是接近与众不同的都可以称为个性时尚,包括男辫子女板寸,包括K君的大肆轻浮,包括文艺作品的性描写,等等。殊不知,负面的个性化东西一旦泛滥,就称不上个性了,况其危害的终极可导致国将不国,民亦不民,其形式又会以一种扭曲的过程渐渐麻木理性,称为一种无形的核武器,祸国殃民,那将是极为可怕的。模糊的个性语言应当讲究尺度,那将是变非理性为理性的过渡,使个性的东西发挥成美好的个性。但愿这把度尺能称为裁决真善美的达摩特利斯神剑,让包括我在内的曾经或是同在拥有秀发的少女不再为自己的爱物痛心疾首。让美丽长存。阿门。                                       (写于1998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