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听风说雨的盛宴(原创)  

2007-08-02 10:16:08|  分类: 朝花午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有火化,食草木之食,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

                                                                                                               --《礼记.礼运》

 

洞庭湖水灾引发了规模浩大的鼠患泛滥,其后,成批量的田鼠被遣至南粤一带,剥皮抽筋,蒸烧烹炖,变身为餐桌上的特色山珍,且冠以“天鹿”之美名,辅以鲜亮的加工、诱人的美味,叫价近乎天价,即便如此,尚“天鹿”宴者居然一发而不可收,甚至供不应求。一时间,人们以享受“天鹿”为口福,为时尚,为某种尊贵身份的代言,为某种文明的发祥。没有谁会因那些大赚黑心钱的不法之徒将灰毛田鼠包装且名称被荣升为“天鹿”而去探寻个究竟,何况深层的思考、调研其可行性与真实性更无人问津。争先恐后地一尝为快,不屈不挠地人云亦云着其营养品位,添油加醋着其珍贵品级,却将其最为常识性的病菌传染源忽略之又忽略,将谈“非典”色变的病毒因素抛弃之又抛弃,更无耻的,居然还理直气壮地叫嚣这是在跟时尚PK,与文明接轨!

如果我以此现象同数千年的文明积淀牵扯到一起未免有些牵强,先人们钻木取火而避茹毛饮血之苦,以恒久的实践证明了文明推进的可行性,物种传承,生生不息。想不到走到今天,不肖子孙们居然巧妙地偷天换日,以文明掩饰腌臜,用时尚遮羞龌龊,是的,天灾给田鼠提供大量繁衍的机会是不可预见的自然法则,同时给其天敌——蛇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当然,在这一点上,人与动物的爱憎观似乎是相通的,无论是谁,将鼠患赶尽杀绝决不为过。)尽管蛇类对田鼠的斩杀权是生物链接的特殊使命,人类将蛇列至灭鼠功臣的封神榜里仅仅是一厢情愿,蛇没有买账,只是一如既往的满足自身其果腹的愿望,循规蹈矩着自然选择。而人类呢?却一边叫嚣着蛇的灭鼠功绩,一边张开捕蛇的网,端上“全蛇宴”的饕餮大席,并在某些特定平台上与“天鹿”不期而遇,这一对天敌同时困惑于人类的生杀立场究竟是怎样的端倪。

最郁闷的是,蛇和田鼠的悲剧并未唤醒肆虐断绝生物链接的人类,伤疤未好就敢忘了伤痛,2003年触目惊心的非典下的冤魂尚存游丝,“小汤山”、“果子狸”这些当时谈之色变的名词就被毫不客气的归入回收站,并且清出了记忆库,他们心甘情愿地任自己去近视,去散光,去继续开始人吃亦吃、人云亦云的轮回,只要劲头足够到刺激人的味蕾,勾引人的食欲,吸引人的眼球,抓取人的心理,不管是多么浅薄或深重、多么张扬或内敛,激情膨胀着一哄而上,酣畅淋漓着尽享或真实或虚幻的炒作,一旦变换了目标又会向新目标进攻,没有理智、冷静与客观的约束,纯美的照样变得污浊,危险的照样被热情地追捧,如是,咱们人类的悲剧显而易见的就怨不得谁了,都是自食其果、都是自家惹的祸端!所受的惩罚也是应该的,活该的!

但愿以上的文字仅凭我的一时宣泄而到此为止,但愿到此为止以后不会再重现昨天的悲剧。祖宗作证。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