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新。

 
 
 

日志

 
 

世 说 象 语 (原创)  

2007-08-14 15:17:04|  分类: 朝花午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只从来没有见过非洲的非洲象。我跟我的母亲、外祖母以上不知还有几代的非洲象都是在这座动物园出生的,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祖父、甚至父亲是什么模样。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在动物园这不足一亩三分地里徘徊,断奶以后就跟妈妈分了家,被管理员移居到“非洲象馆”的另一处居所担负起一项非常艰巨的使命:吃草。说明白点,就是以我源源不断地吃一种既叫不上名字更谈不上珍馐的草为代价,为动物园源源不断地创收管理人员的各种开销和福利。
         我所在的动物园是一座国家级的大型动物园,据说上不了级别的动物园是没有资格引入我们大象这种濒临灭绝的野生珍稀保护动物的。这里每天都要迎接数以万计的男男女女前来参观,让人们通过视觉效应来理解我们这种叫做“非洲象”的概念。象馆和纷如潮涌的人群之间设有一道铁丝网隔断,隔断的一角是一个小小的门口,一名管理人员坐在门口一夫当关,只有从他那里购买每人5元钱的“喂养”门票方能挤进来跟我亲密接触,以赢得参观者与我近距离交往的机会,不管是耄耋老人还是黄口小儿,一律5元一张票,一分钱也不能少。进来后再到另一个管理员处凭票换取一把将近20根将近1米长的草,在我面前隔着不到半人高的木栅栏喂我吃,在木栅栏和我之间还挖了一道半米多深的壕沟,当然那壕沟是为了阻隔我和游客因过于近距离接触而发生意外的屏障,我的大厚脚掌一旦踏入壕沟就会失衡得支不起千钧体重而摔得伤筋动骨。人就是聪明。那壕沟的宽度恰巧能让我的鼻子尖够着游客手里的草,我在壕沟的另一边跟游客们面对面,他们争先恐后抢占先机,伸长了胳膊热情地喂我,我则来者不拒,喂一把,我就吃一把,喂一根,我就吃一根。
         我能不吃吗?不能。我的餐饮来源就是这些草儿,长久以来,我的味蕾已经淡如嚼蜡,我还是要毫不犹豫地吃下去,不吃就会挨饿。管理员对我的饥渴从来不闻不问,也不知道收来的那些钱都干什么去了,既没有给我改善伙食,又没有给我修葺居住场所,更没有张榜进行政务公开。即便公开了我也看不懂,人类的语言文字我们异类哪里会看得明白;就算看明白了谁又能保证那是不是明一套暗一套的做秀。凭着他们如此精明的算计,即使路人尽知了司马昭之心,作为异类,我又奈何得了什么呢,不是有句至理名言“难得糊涂”么,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日子吧,谁让我处在弱势群体的行列呢,尽管我身形庞大得足以超出人类的数倍之余。有时我真想发一发威,挥起长鼻子随意卷起一个管理员扔到房梁上去,让他有滋有味地尝试尝试野生动物的庐山真面目,但我只能想象一下,我做不到的。一旦理想幻化为现实,面临我的祸端将不可预料,届时我这个“濒临灭绝的珍稀保护动物”的头衔会随着我的生命一同灭绝。冲动是魔鬼。还是乖乖地吃吧,吃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倒愿意让游客拿着草一根一根地喂我,让他们有更多与我接触的机会,否则,一下子喂完了我,人家的五元钱不是过早地糟蹋了嘛?听说按现在的市价,五元钱能买二十个馒头,跟一把草的价格几乎对等,而用买草的这些钱换来的馒头足够一个三口平民之家吃上两天。前来参观我们动物园的游客大都是不远千里或不远万里慕名而来的,为了不留遗憾,他们自然不甘心隔着铁丝网隔断远观,于是,买一把草进来对我进行彻头彻尾的参观。更有带着孩子的,如是,他们就要再给孩子交上一份钱,以便为孩子回去后在小伙伴们面前多一份谈资,多一份炫耀的机会。每当这时,孩子的本真底色就会淋漓尽致地发挥开来,他们把自己带在小背包里最喜欢的零食都放到我面前,任我的鼻子卷卷舒舒,张弛取舍。由此,我才终于见识了这些本应该在我的加餐食谱里就该出现的香蕉、奶冻、蛋黄派,弄不懂管理员究竟把本该属于我的这些加餐都加到谁的嘴巴里了,我所体验到的,居然是游客“捐献”给我的“计划外伙食”。
         从我来到这座非洲象馆至今,我的起居生活仅仅享受过一次标准化流程。那是在不知是哪一级领导来检查工作,管理员给我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温水澡,大毛刷子蹭在我厚厚糙糙的皮肤上好是惬意,我顽皮的大鼻子深深的吸满水喷洒在头上、身上,还有管理员的衣服上,管理员突然间软化了平日里僵硬的脸谱,超常友好地跟我的鼻子“握手”,还端来很多好吃的食物,大都是我没有见过的,当然,主料还是草,但是这种草却是精心挑选过的、清洗过的、压轧过的,整整齐齐码放在象馆里。至于象舍,也被精致地打扫得一尘不染,好像这就是传说中的星级标准吧?在这一切的进程中,都有一个人扛着一架叫做摄像机的黑家伙形影不离地追踪,同时还有一干人等在管理员的陪同下款款步入象馆,他们胸前都戴着一支很鲜灵很贵气的花,壕沟的角落里也有一些星罗在杂草中间的小花,与之相比真是相去天壤。这些戴花的人亲切地跟动物园管理员们一一握手,对他们的工作深表满意,还热情洋溢地向他们嘘寒问暖,最后合影留念,还是以我的形象做的背景。
         好日子就这么昙花一现地转瞬即逝。我将一如既往地继续我的事业,不知道还要继续到哪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